美容 养生 服饰

倪震:“狠批中国网民”“对中国的感觉是‘看不起’”(转载)

服饰 时间:2019-12-03 08:14 点击: 来源:大鲁网
[导读]为何不结婚? 维持感情必定有得有失 “但我不是很喜欢旧金山,于是在住了一年之后,就移民到加拿大。我很喜欢山明水秀的温哥华,已经把那里当成是我的家。” 谈到当年的锋芒毕露,倪震不否认自己很享受所受到的注目。 整段文字毫无保留,见血见肉。 “我看

  
    为何不结婚?
  维持感情必定有得有失
  
    “但我不是很喜欢旧金山,于是在住了一年之后,就移民到加拿大。我很喜欢山明水秀的温哥华,已经把那里当成是我的家。”
  
  
    谈到当年的锋芒毕露,倪震不否认自己很享受所受到的注目。
  
    整段文字毫无保留,见血见肉。
  
    “我看不到这个需要,我们已经决定不要有孩子,而且我不觉得有必要跟随这些规矩,为什么两个人相爱最后就要结婚呢?是谁定的规则呢?我是个喜欢设定规则而不是跟随规则的人。”
  
  只是别人比他差
  
  
  
    “我很享受那种挑战,因为可以通过各种考验显示自己的能力。”
  
  
  
  
  
    自幼读华仁书院,私家车出入,独立卧室,零用钱花之不尽,家务助理几乎没少叫他B少,谁为他补习升中试?请来大名鼎鼎的西西。
  
    “但若没有经过这么艰苦的童年,就不会有我现在坚毅的性格。”
  
  
  和姑姑亦舒保持距离
  
    那可真是一场轰烈的鞭打,几小时总有吧。哭着的佣人虽老,也看得出这刻的亦舒惹不得。最后,还是赶来的姨母捱了几藤,好歹抱开。两姑侄一个做打、一个做捱,竟然痛得无分轩轾。后来父母回港,找到印章;姑姑没事人般,只字不提,事情也不了了之。
    虽然倪震曾经在文章中“埋怨”爸爸自小对姐姐比较偏心,但对爸爸和妈妈,倪震百分之百孝顺。倪匡对倪震赞赏有加,说他每次安排妈妈坐飞机,必定头等舱,为的是不要妈妈辛苦。
  
  
  
  
    当年他因为成功创办青少年杂志“YES”而锋芒毕露,同一时候还主持电台清谈节目、出书,甚至还拍过几部电影,加上是著名作家倪匡的儿子,女友是香港乐坛第一代玉女掌门人周慧敏,一举一动因此备受瞩目。
    在宣誓那一刻,对自己长大的地方没有丝毫的不舍和难过吗?
  
    倪震的所谓艰苦,指的是精神上和肉体上被“虐待”的艰苦。
  
    倪震说:“没有,想都没想过。我永远都是华人,但我不想做中国人,而可以作为一个加拿大华人,我感到很骄傲;因为这是我的选择。”倪震将这形容为一场自由恋爱,他和一个国家的自由恋爱。
    倪震复出后先后与张燊悅和谷祖琳主持香港商业二台《绝情谷》节目,帮助爱情上有困难的人排解问题,在有关性爱的问题上打破保守的作风,得到广大听众的喜爱,去年出版的新书《绝顶爱情》至今已经13版,今年初还开了一家桌球酒吧,魄力不减。
  
  
    “其实看法是一样的。我并不觉得自己很了不起,只是别人比我差。像令狐冲并不觉得自己了不起,但他看到别人的破绽。”
    倪震觉得自己也许可以做得更多,也希望他日可以有一些好的作品或东西留下来。
  复出受张国荣辞世启发
  移民是和一个国家自由恋爱
  
  
    在香港生长,倪震说他最大的矛盾是有家没国。
    火了的姑姑,像着了魔,愈打愈歇斯底里,渐渐,“绝顶聪明”的震侄在哀号中领悟到,原来失控的姑姑打的己不是自己。姑姑眼中,只燃烧着对世界的不满;自少家贫、少年反叛、早婚产子、离婚反目、怀才未遇,种种不如意,都随着满天藤影狠狠发泄出来,化作侄子的一身血痕。从那刻起,我才知道姑姑是如此的不快乐,“走荆棘路的长辈”,是如此的不平衡,如此的愤世嫉俗。
  
    外人总以专家自居加油加醋,震侄是典型香港幸福新生代,与我们走荆棘路的长辈比,堪称风调雨顺。
    他在33岁那年急流勇退,移民到加拿大享受了几年安静悠闲的退休生活后,突然在2003年回返香港,再次掀起一阵倪震风。
    喜欢打桌球的倪震今年一月和几个生意伙伴投资了港币七位数,在湾仔开设了香港第一家无烟美式桌球酒吧。不管是写文章、做电台节目,还是开桌球酒吧,倪震说他做什么事情都相信感觉,都在营造一种感觉。
  
  
  ● 吴庆康(香港报道)
  --------------------------------------------------------------------------------
  
  
  
    语气之犀利,确实让人惊叹。
    倪震今年42岁,以他的自信和才气,有些人认为他其实做得还不够,但他则觉得自己做多了,认为这次回香港就已经做了10年的事情。
  
    倪震这么写:
  只用了四分之一的才气
  
  
  
  
  
  
    “如果觉得每次做什么都会赢,就过分自信了。不过“YES”对我来说很重要;那是我的第一桶金,很成功,意义当然很大。”
  
    倪震说这段文字其实从未发表,那是有一次他应中国报社一名编辑的要求,将一些作品寄给对方,作为倪震写作风格的参考,这篇关于亦舒的文字夹杂在里头,结果外流到网络上。对于所写内容,倪震坦言并无虚言,他直言与亦舒关系无所谓好或不好;他们是亲人。
  
  
    “其实那篇文章是我看见亦舒写了一篇关于我的文章后的回应,但我没有发表,因为我有所保留;我不想像她那样。我对亦舒那篇文章很不舒服的是因为我们是很亲的亲人,不明白为何她在文章中的语气那么刻薄,去伤害一个亲人?”
  
  
    对于入籍加拿大,倪震说可以对一个自己选择的国家宣誓效忠,并唱国歌,他感到非常骄傲。
    虽然当年“YES”太成功,但并没有给现在的他太多压力,因为他把这当成是做生意,而做生意是没有包赢的。
    “基本上我是个有礼貌、有修养,也很关心别人的感受的一个人。如果我给人意气风发的感觉,我想那纯粹是因为我成名得太早,而这是没得抱怨的。”
    谈到早年的成名,倪震说以一个二十五六岁的年轻人,取得一定程度的成功,他已经把成名处理得不错。
    童年的倪震被亦舒毒打,而爸爸倪匡一直以来都对女儿,也即是倪震的姐姐比较偏爱,倪震直言他的童年过得“极为不愉快”。
    虽然没有婚姻约束,但倪震对周慧敏的感情无可置疑,要不然也不会维持了长达17年的关系。
    我第一次和倪震进行专访是在14年前。
香港辣笔才子
  
  
  
  
  
  
  倪震:我不想被香港玩
  
  
  
  
  
  
    倪震说他对中国的风景和历史等当然有一定的情感,但作为英国殖民地的孩子,回过头去看中国、看看中国人、看看中国的政治架套,他认为像他这一代的香港人是不可能感到舒服的。
    倪震这篇文字在网络上广泛流传,不少中国网民也对倪震的直率“另眼相看”,发出不少批评。
    在前往倪震的桌球酒吧之前,我们约见的地点是在他老爸倪匡位于铜锣湾的家。倪匡今年3月从美国旧金山回返香港,铜锣湾的居所是倪震替爸爸找的。对爸爸妈妈,倪震非常孝顺,约见那天刚好是母亲节前夕,倪震特地买了蛋糕上来孝敬爸妈,可惜最后却给我和倪匡吃完了。
    “我回来香港的原因之一是张国荣的逝世给了我一些启发。我发现原来很多人都不记得张国荣拍过像《花田喜事》这样的烂片,就因为张国荣接的戏多,当中有好有坏,所以我们才有得比较,并对他拍过的好片留下印象。”
  
  
    在加拿大过了几年安静的生活,少了香港的紧张刺激,是否削弱了他的创作灵感和才气?倪震觉得自己太懒,只用了四分之一的才气。
  
    “至少我这一代在英国殖民政府管制下长大的香港人从来不觉得中国是自己的国家。这和归属感没有关系,也不是因为疏离,而是我看不起。”
  
  
  
  
    香港才子倪震弹亦舒的文章在互联网上引发的讨论持续吸引更多人对倪震的注视,他上周末在香港接受本报记者吴庆康专访,道出自己和姑姑亦舒、女友周慧敏以及父亲倪匡之间的微妙关系。
    倪震这次回香港大展拳脚,有个他紧捉住的主题:爱和包容。
  倪震
    对于亦舒,倪震说:“我敬重她,也欣赏她的写作才华,但我会与她保持距离,其实基本上我们并不怎么来往。”
  
    “但还好我本身的性格比较坚毅,知道如何变通,也懂得知足,只要有一天没有人打我就已经很开心了。”
  
    而对自己的才华的评价,15年前和今天的倪震有何不同?
  感激家教给了好的眼光
  不觉得自己了不起
  
  
  
  
    14年不见,倪震确实长大了,就像他自己所说,以前的他锋芒毕露“以理杀人”,现在多了点爱和包容,多了一些良性互动,并尝试站在不同的角度去看待不同的事情。
    香港传媒以“辣笔才子”形容倪震,在一定的程度上,似乎也有一点意气风发的含义。
    震侄的事业不去说它,他的童年,在我的目光看出去,怎么好算不愉快!
    “入籍加拿大的那一刻我很感动,因为终于有了自己的国家。”
    “因为我在外国念书,与那些没有离开过香港的人比较,我知道这个世界上可以有各种不同的生活方式;我知道香港的生活模式并非唯一的。我始终对香港的模式不能百分百认同,虽然我可以在这个模式里运作得很好。我想玩香港这个游戏,但又不想被香港玩;如果我可以随时抽身离开,可以对自己有控制权,就可以玩这个游戏。”
    倪震1994年就已经开始进入半退休状态,当年他才30岁。双亲在93年移民后,倪震在94年决定停下脚步,过去美国旧金山与爸爸妈妈住得更靠近一点。倪震不否认当年离开香港是因为压力,因为当年出杂志是一个没完没了的循环,每个星期都有截稿日期,压力很大。
  
  
    “回港之后,我一直强调爱和包容,因为我觉得香港人欠缺了这些东西;香港人的互动总带着恶性。在香港要鼓吹爱和包容不容易,但我过去两年的电台节目《绝情谷》达到这个目的,显现了一些可能性。”
  平衡生活是最大挑战
    先来看看倪震的这段文字,或许可以领略一二。
  
  
    倪震和周慧敏相恋17年,选择不结婚不生孩子,对于这段感情,他坦言当然有一定程度的牺牲,所牺牲的主要是“可能性”。
    “身为一个小孩子,我被躏辱得很厉害,因为那个时候的父母是不懂得怎么做父母的。虽然这样的事情说出来很尴尬,也未必有人会喜欢听,但我觉得没有必要因此不说真话。
  倪震和姑姑亦舒的关系又如何?他怎么“弹”姑姑?
  
    文章写的是倪震回忆小时候,亦舒因为找不到一个印章,认定是倪震收起,于是打倪震招供。
  
  
    绝顶聪明的孩子多数绝顶顽皮,多吃几顿板子,理所当然,凡事必须付出代价,并不算是阴影。
  
  
    小时做手术,住的是法国医院,祖母外婆莫不紧张得要命,均我亲眼目睹,这样的童年及少年期实在是一流等级。
    针对网民的反应,倪震说:“我觉得大陆的网民是很可怜的一班人;他们在现实生活中很多东西都没有,他们的自由都在网络里,所以心理变态,被扭曲得很厉害,只能在网络上大声吵闹。我很同情他们。这些网民的批评,没资格影响到我。”
    身在书香世家,倪震不认为自己活在倪匡和亦舒的名气或压力之下,反而很感激他们给了他比较高的眼光。
    “当自己家里经常有像金庸这样的人物来做客的时候,你会知道谁才是真正的写作之人。我不会盲目喝彩,我知道什么才是真的好。有好的眼光很重要,这是倪家给我的最好的财富之一。”
  
    “这是香港第一家无烟的美式Pool Bar,我开创了另一股新风气,反应很好。”
    先说他的桌球酒吧。
  
    “我觉得成功不容易处理,那甚至比失败还要难。成名对一个人会有很大的冲击,而我看不出我有需要收敛的地方。我自己年轻的时候有两句话是我写在台面上的,那就是‘何需炉火纯青誉,不忌锋芒太露评’,我觉得年轻人应该有这样的态度。”
  
  
    至于倪震那篇回应亦舒但未曾正式发表的文章,他不知道亦舒最后有无看到,但他说:“我不介意她看到,就像她写我,也不介意我看到一样。”
    亦舒是在散文集《寒武纪》的《童年》一文中,对倪震作了以下描写:
    像倪震这样一个敢怒敢言,对自己充满信心的都市人,什么才会让他觉得是挑战?“我现在最大的挑战是如何平衡生活。如何在满足创作欲的同时让自己懒惰,又要用自己所谓的才华,又要舒服,又要留下好的作品。我有太多东西想要,因此挑战是要怎样利用自己——做多一点,陈冰老公,还是什么都不做,如何在这当中取得平衡。”
    唯一不变的,恐怕是倪震仍然坚守着“何需炉火纯青誉,不忌锋芒太露评”的做人态度。
    “比如我现在看到漂亮的女子,我知道不可以去约会她,因为现实中需要取舍;有些东西是需要交换的,所以我也不会去考虑其他的可能性。要维持一段感情,一定有得有失。”
    14年后再见,现在的倪震多了一份成熟与稳重,但不变的是他依然是香港传媒中最敢说话的人,丝毫不掩饰他对任何事情的看法,包括“狠批中国网民”“对中国的感觉是‘看不起’”“说自己是华人,但不想做中国人”“说童年被亦舒鞭打”“自己童年受到精神和肉体上的躏辱”,以及“自己才华过剩”等,劲爆的每一段说话都可以登上报章头条。
  
  

    责任编辑:山东人

    精彩评论

    网站首页 | 资讯 | 科技 | 民生 | 汽车 | 军事 | 体育 | 女性 | 本网原创 | 帮助中心

    Copyright 2011-2018 luwww.cn,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 by DedeCms 鲁ICP备12004181号  客服QQ:1417332347

    电脑版 | 移动版

    扫一扫 更健康